時間:2011/07/10(日)19:40

地點:信義威秀十三廳 

出席:方信凱(《白雪公主》導演)、曾嘉琪(《飛魚》導演)、賴邦妮(《火車地下室》導演) 、陳秋苓(《彼岸》導演) 

紀錄:房瑞琳 

 

Q1:請導演們先跟大家說幾句話? 

A1(方信凱):片算是我們的作業,從發想到製作,都花了滿長的時間。

A1(曾嘉琪):本片是我的畢業製作,大概花了一年的製作時間。

A1(賴邦妮):片大概花了六個月製作時間,是我大三時期的作品。

 

Q2:恭喜《彼岸》導演陳秋苓獲得台北電影獎最佳動畫片,請導演說幾句話?

A2(陳秋苓):頒獎典禮當天上台超緊張,腦子一片空白。其實製作動畫的過程很枯燥乏味,會有快崩潰的時候,需要鼓勵和支持,真的要感謝身邊所有朋友!

 

Q3:恭喜《飛魚》獲得台北電影獎最佳藝術設計獎,如果沒記錯,這應該是本獎項第一次頒給動畫片,請導演跟我們分享心情?

A3(曾嘉琪):獎項揭曉時,我剛好去洗手間,所以沒能上台領獎(笑)。要先謝謝我的父母跟一些親朋好友。我想把這個獎獻給蘭嶼,還有接受我訪談的林先生一家人!

 

Q4:《飛魚》和《火車地下室》看得我意猶未盡,是很棒的作品,可惜關於後面的配音,人聲好像都混在一起,當初為什麼沒針對這部分做處理呢?

A4(賴邦妮):當初音效並沒有很多,主要就是音樂跟人聲的部分。比較專業的部分就請音樂系同學在錄音室錄,但錄音棚本身就有點噪音,後來也很困擾!之前沒遇過類似情形,沒想到在電影院撥放會這麼明顯,真是感到抱歉!

A4(曾嘉琪):其實聲音是本片重點,我和音效師談過,故意用蘭嶼原住民的話、還有國語,做一個頻率和速度的交叉,我個人比較喜歡這樣的呈現方式。

 

Q5:請問《彼岸》的創作背景?

A5(陳秋苓):我想要呈現一對母女的故事。片中母女彼此有點對立,但兩人其實很相像,就像同一個人一樣。一開始先建立人的關係,那背景再慢慢添加進去。故事中的人物,都有自己未完成的夢想,透過「彼岸」這個意象 帶出她們之間的故事。另外,我一直很喜歡台灣的老房子,可是這些都慢慢在消失當中,但這些古早的東西都很美很有味道,很希望能將這種生活環境放入我的作品當中。美術部分是這個樣子,但故事部分我就希望不要說得太清楚(笑)。

 

Q6:《白雪公主》的女主角身旁都有一隻魚,可以解釋一下魚的概念嗎?

A6(方信凱):一開始想用一個符號去代表女主角,我自己本身就有養魚,覺得魚不管生活在魚缸或是海裡,其實都是被困在有限的空間當中。我覺得這跟女主角的際遇很像,所以就決定用這個符號!

 

Q7:請問《彼岸》導演,您剛剛說想呈現母女故事,片中有位戴帽子的紳士來找媽媽,這是想代表一個未完成的夢想嗎?還有結局為什麼要用罹患漂浮的怪病作結呢?(編按:本回答涉及結局透露)

A7(陳秋苓):那位戴帽子的紳士,其實就是媽媽的秘密情人全場歡笑),而那位紳士跟小男生的身分也是重疊的。片中安排一段母女相見,但兩人卻沒說什麼話,女孩拿著媽媽遺留的一疊照片去找裡頭的景點,然後跟媽媽合照,希望大家不會覺得太可怕全場歡笑。至於最後的漂浮怪病,因為我本身比較悲觀,並沒有給這部作品一個積極正向的結局,片中的小女孩一直很想去外面,但因為恐懼所以沒有行動,而村裡其他有夢想但沒有實際行動的人,全都飄浮起來,離開了這座島嶼,是比較悲觀的結局。

 

Q8:請問《飛魚》導演為什麼會選擇蘭嶼作為背景?製作過程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A8(曾嘉琪):這是我研究所的作品,我大學念台東大學,那時候去蘭嶼,當地原住民對自己文化的熱愛和堅持深深感動了我。他們可以將傳統文化跟當代文化達到平衡,我覺得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在這之中找平衡點,所以才想拍這部作品。也因為我想做紀錄式的動畫,就必須透過自己去那邊旅行的零散紀錄與聲音,建構出整個故事結構,這是比較困難的部分。

 

Q9:某位動畫導演曾跟我說,製作動畫是個漫長孤獨的過程,因為必須長時間自己對著電腦進行創作。如果中間遇到困難,該要如何克服呢?

A9(賴邦妮):比較大的問題是技術,很多3D動畫都是剛學,才剛學就要做出作品,就有進度上面的壓力,有時候會想做某些東西,但技術卻無法達成,只好暫時放棄;還有一些自己喜歡的片段,但老師不喜歡,就只好暫時藏起來,等結局時再打開嚇老師一跳(全場歡笑)!

A9(曾嘉琪):結構吧!另外,這是我第一次訪問別人,剛開始也覺得很困難!

A9(方信凱):技術方面,是先拍真人動作再去轉描,如果照著轉描動作會非常生硬不自然。困難的地方在於要去閱讀你拍的動作,然後找出關鍵之處。

A9(陳秋苓):最困難的地方是劇情結構,你必須把很多片段整合起來,拍成一個有趣的視覺語言。因為沒有旁白,所以動畫表演就格外重要。另外還有一個,不知道是不是最困難的,就是必須長時間在家裡當宅女(全場歡笑)

 

Q10:請問《彼岸》導演,我本身也非常喜歡老風味的房子,請問您做了哪些前期調查,去呈現片中的古早元素呢?

A10(陳秋苓):只要看到喜歡的老房子,我就會拍下來,把這些元素放進自己的作品當中。其實畫房子的過程很快樂,因為有些家具自己買不起,就可以畫在作品裡頭(全場歡笑)。

 

A11:請問《白雪公主》導演,女主角有很多細緻的動作及情緒,那在真人表演過程中,會有什麼困難呢?

A11(方信凱):真人表演部分,我請台南藝術大學一個劇團學生義務幫忙。中間發生一個問題,讓我到現在還不明白,就是在選角的時候,我選的是身形適合的。但不知道為什麼,把角色描繪出來之後,卻變得很壯(全場歡笑),其實我想要很虛弱的感覺(笑)。

 

A12:請問《飛魚》導演,這是您在國外完成的作品,想請問您如何跟外國同學介紹蘭嶼呢?

A12(曾嘉琪):在國外上課作報告時,我都會秀一些我自己去蘭嶼旅行的照片與一些影片給他們看,而他們看到之後,都很想來這個海島國家體驗看看!

 

A13:請問《火車地下室》導演,為什麼會想用比較西洋式的畫風,來呈現「莊周夢蝶」這個意象呢?

A13(賴邦妮):因為自己喜歡西洋畫風,也因為我很喜歡蘇打綠,他們也有一首詮釋莊周夢蝶的歌。我很喜歡莊子對於生死齊物的概念,所以想將它呈現出來。

 

A14:請問四位導演,這大部分是你們學生時期的作品,那你們對於未來有什麼樣的希望或規劃呢?

A14(賴邦妮):當然還是希望繼續做動畫!目前台灣動畫產業並不發達,但看完大家的作品之後,我想台灣動畫會越來越棒的(全場鼓掌)

A14(曾嘉琪):希望能繼續做自己喜歡的作品!

A14(方信凱):希望將來能做不只是給小朋友看的動畫,想扭轉動畫在大家心中的刻板印象, 甚至我覺得恐怖片都可以做成動畫

A14(陳秋苓):想繼續從事自己喜歡的動畫創作!

 

★★延伸閱讀看更多★★

台北電影獎-動畫》影片介紹

《台北電影獎-動畫》07/02映後座談紀錄

映演Q&A看更多

 

創作者介紹

2011第十三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