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jpg  

時間:2011/06/26(日)14:40 

地點:中山堂中正廳  

出席:史提凡拉夫勒(Stéphane Lafleur,導演)   

特別來賓:姚淳耀(《一頁台北》男主角) 

紀錄:鄭孟蕎、沈語淵 

攝影:丁冠濠、鍾沛娟 

 

Q1:請問劇本的創作源起?為什麼要用半年那麼短的預言? 

A1:我喜歡科幻電影,但不喜歡太誇張的那種,我喜歡格局比較小、便宜的科幻片,有一點小瞎的那種,這樣也比較好笑。這部電影本身是個很特別的媒介,可以盡情發揮我們的想像力。

 

Q2:姐弟兩位演員的表現非常精采,請問是怎樣選到兩位演員呢?

A2:女主角之前跟我合作過,而她本身就是魁北克很有名的女星,在整個加拿大地區也是很棒的演員。她本身對戲的精準度很準,明白不需要太用力去表演,觀眾就可以知道她想暗示什麼。至於飾演弟弟的演員,之前演過數部短片,也在某部長片中擔任配角,本片則是他第一次擔任長片主角。我在拍第一部電影的時候認識了他,看到他就決定一定要找機會跟他合作。

  

002.jpg

 

Q3:請問三場意外的關連性在哪邊? 

A3:我喜歡章節性的電影,第一場意外是姐姐的故事,第二場是弟弟的故事,而第三場則是姐弟兩人的故事。另一種原因,是我在寫劇本的時候,會一直保持一個主題,意外跟命運的關連性很大,你知道自己將發生意外的時候,會採取什麼行動去維護自己的命運?

 

Q4:前面兩個意外的配樂是相同的,而第三個意外卻不太相同,請問這有甚麼涵義嗎?

A4:你對電影的分析比我還要透徹,我想不出什麼的聰明答案回答你,其實我並沒有意識到這個巧合。

  

003.jpg

 

Q5:姐姐想移走的挖土機,跟弟弟一開始撿到的玩具車,兩者有什麼特殊意義呢?

A5:玩具車其實是替後面的意外鋪梗,不過這樣的關連性很細微,可能很多人都很難聯想到。至於挖土機,則是因為第一場意外跟斷手有關係,我想挖土機一直存在,就代表一直提醒女主角這個意外事件,讓它也變成主題。而挖土機也有另外一個用處存在,當生活過得不順遂的時候,就會對周遭某個東西感到不順眼,其實也象徵姐姐跟丈夫之間的不和諧。有一種說法,把頭埋進土裡,指的就是鴕鳥心態的意思,而挖土機也有挖土(把頭埋進去)這個含意。

 

Q6:第二場意外到底是鳥撞到玻璃?還是義大利麵醬?

A6:第一場意外很明顯就是建立了整部電影的構想,而第二場意外試著讓觀眾去猜測弟弟將會發生怎樣的意外,但最後我覺得第二場意外還是那隻鳥,那隻鳥上到餐桌之後,也象徵了家庭關係的瓦解,也決定弟弟之後會跟姐姐一同步上第三場意外。

 

004.jpg  

 

Q7(特別來賓姚淳耀)導演參加過許多影展,想知道其他影展的觀眾,發問是不是也這麼犀利?而本片在其他影展獲得哪些迴響?

A7:希望台灣有機會能翻拍這部電影。在台北電影節之前,已經參加了三、四個電影節了,觀眾在柏林影展笑得最厲害,比在家鄉蒙特婁的反應更好。對蒙特婁人來說,這部電影太貼近他們的生活,沒什麼距離感,或是用跳脫的心態來觀賞這部影片。電影在柏林放映過三、四次,每次放映都有觀眾問我,每個魁北克家庭是否都是這個樣子?我都會回答:「希望不是。」

 

★★延伸閱讀看更多★★

《三場意外與一個預言》影片介紹

本場次映演Q&A花絮相簿

映演Q&A看更多

 

創作者介紹

2011第十三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