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東京性愛死 Tokyo X Erotica.jpg

文∕但唐謨(知名影評人) 

日本色情片有個優良傳統,就是「一點不露」,如果碰到第三點,也就是性器官,就用檯燈、蠟燭擋住,或者馬賽克處理。當年大島渚拍《感官世界》硬要露第三點,於是把這部電影變成了法國片。日本色情片的這套法則直到今天還在沿用。然而,「一點不露」並不見得不好,因為只要不露到那一點,其他什麼(變態的東西)都可以被允許。在如此特殊條件之下,日本發展出了非常獨特的色情風格,例如捆綁、扮裝、暴力、虐待、女女,或者穿著和服抹著濃妝的美麗婦女的性歷險這種軟調但非常有料的色情,衍生出了日本「粉紅電影」類型。我看過幾部70年代日活出品的粉紅電影,例如:《羅性門》、《女囚檻》,還有改編自薩德作品的《惡德的光榮》,這些片名聽起來就很給力。

 

瀨瀨敬久是活躍於90年代的粉紅電影導演,雖然他的電影仍然有相當比例的色情,但是卻更加注重個人風格和實驗精神,不再只是「剝削色情」。《東京性愛死》是他2001年的作品,故事從一個騎機車的男孩子在地下道毒氣恐怖事件中死亡開始。他死的時候,女友還活在人間,但是卻在當妓女接客的時候被殺,然後他們又活了過來,跳進不同的時空當中,繼續「愛與死」的過程。這部電影的故事隱身在一連串彷彿A片的性愛段落中間,然而最明顯的主題仍然是「愛與死」,畢竟這兩者的結合,是最具極限威力的。片中除了大量各種形式的性愛(愛),也引述了沙林毒氣事件、天安門屠殺(死),兩者形成一種奇妙的互涉關係,而片中的死神並不是《第七封印》中會下棋的死神,而是個戴著一邊耳環,雞姦男孩的怪叔叔,感覺起來比一般陰森森的死神幽默多了。此外,片中對於「性」的闡述也同樣高深莫測,例如一個女人用水槍把體內的精液吸出來,然後好像警匪電影那樣,開槍把精液射到男人的臉上,好像是把精液還給男人,這小小的色情段落,隱藏了許多性的辯證。或許這正也是日本粉紅電影最大的特色:在剝削性愛之外,還有更大的意義空間。

 

瀨瀨敬久的電影經常把背景放在一個有點脫離現實,但是卻更接近心理現實的空間,例如《東京性愛死》的空間是在「出生之前或死亡之後」的輪迴帶。他的另一部作品《肌之隙間》,卻讓主人翁被迫與世隔離,進入一種近乎原始的狀態。小男生殺了母親,和他的阿姨一起逃亡,展開一場亡命之旅。在這趟旅程中,他們漸漸陷入孤立與絕望,漸漸游離到只剩下最原始的慾望:食物和性慾,連語言也降低到極限,只剩下尖叫、呢喃、呻吟、喘息。他們退隱到鄉間,佔據無人的農舍過活,天天吃鮮紅的番茄裹腹,在放滿番茄的浴缸裡做愛。但是這種生活並不是個樂園,而是地獄,因為他們兩個人背負了太多生命的苦痛。《肌之隙間》以一種帶著暴力肅殺的視覺美感,呈現出一種過濾的、赤裸的生命。這對男女一直說想要「去國外」,企圖經由空間的逃脫來釋放內心的焦慮,但是最後,他們沒有去「外國」,卻從鄉間回到了對他們來說是原始起點的都市在這部也有許多性愛場面的「粉紅電影」中,隱藏了許多深奧的符號和象徵,以及導演的生命觀。

 

瀨瀨敬久2002年的作品《犬狼星》並不是粉紅電影,而是偏主流的製作,找了大明星豐川悅司來當男主角。這部片的空間更奇怪,是個「狗的世界」。男(狗)主角史郎是一隻導盲犬,他的主人車禍去世之後(變成鬼),許牠一個願望,於是牠選擇變成一個人,要去尋找以前的小主人(現在已經長成一個年輕女性)。這部片比較輕鬆幽默,溫馨感人,但是呈現出來的,仍然是透過一個濾鏡,道出生命的複雜和人世間不可逃避的無奈。小狗變成人(豐川悅司)之後,發現自 己無法像狗那樣拼命奔跑;他以動物的純真善良待人,卻讓自己和他人陷入複雜困惑。在狗的對應之下,人無論在肉體或心靈上,都是脆弱、無力,而且有缺陷的。不過,這部片的主題倒並不是在吐槽人類的糟糕,而是更讓我們反思自己所處的人類世界。人的世界會那麼有趣,就是因為人的複雜和人的缺點,而動物的「獸性」,卻是人良善的那一部份。這部充滿著「人獸之間」哲學辯證的電影,仍然帶給我們無盡的思考和感慨。

 

本文轉載自「破週報復刊666期」

 

《東京性愛死》影片介紹

 

《肌之隙間》影片介紹

 

《犬狼星》影片介紹

 

創作者介紹

2011第十三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