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6黑水仙 Black Narcissus.jpg

文∕但唐謨(知名影評人)

麥可鮑威爾和艾莫里普瑞斯伯格是英國很特別的一對電影搭檔。在台灣最熟悉的電影應該是大賣場都買得到公版DVD的《紅菱艷》,這部片連我爸爸都喜愛。這對導演搭檔作品生產的年代大約在1940-50,也正是二戰前後,以及印度脫離英國獨立的年代。他們的電影具備文學性、戲劇性、寫實感、社會批判,但同時也經常帶著隱喻性,最酷的是,他們電影中總是有令人讚嘆的視覺。我個人最愛的是殺人恐怖片《偷窺狂》(Peeping Tom),和有巨人魔毯的神話片《月宮寶盒》(不過這兩部都是麥可鮑威爾的作品),都是因為片中那股從今天的角度看起來非常詭異的視覺。 

 

《黑水仙》(Black Narcissus, 1947)中的修女、宗教、性慾、東方等主題,讓這部片進入了Cult Movie的殿堂(就是說人們會永遠繼續討論這部片)。故事描寫英國聖公會派遣修女到了西馬拉雅山上的村莊,要在當地建學校和醫院。這個地方只有她們所謂的「土著」,和一個喜歡穿熱褲,露出整截大腿的英國事務官。兩個美麗的修女為了這個性感的事務官爭風吃醋。這個故事,是大家都喜歡的「靈慾掙扎」原型 (例如布紐爾的電影);也很明顯是個「西方傳教士教化土著」的故事,不過這部片畢竟沒有變成《國王與我》,反倒像是荷索的《天譴》:一群西方人在殖民的過程中把自己搞得一身狼狽,鎩羽而歸。雖然這部片仍然是西方觀點,也仍然是殖民者的眼光,卻帶著一絲殖民者的自我反省和警覺,片中的印度軍官(《月宮寶盒》的小男孩Sabu飾演)最後放棄了學習西方,彷彿反應了印度獨立前夕,英國自身的焦慮。這部片有攝影棚搭造出來的美麗山景,讓人歎為觀止(看大銀幕更棒),但是也讓我們回顧過去那段軍事和經濟侵略的西方殖民史,只是,文化殖民在當時或許有點難,但是今天剛好相反

 

如果1940年代就有奇幻影展,《太虛幻境》(A Matter of Life and Death, 1946)一定拿獎拿到手軟。主角是個英國飛行員,就在二戰結束三天前,他沒掛降落傘就緊急跳下飛機,但是因為天候不佳,死神一疏忽把他遺落在人間,他趁機談了一場小戀愛,可是天條不可反,於是天庭召開了一場辯論,決定他該不該留在人間。這部片基本上是個愛情故事,讚美一種超越生死、無怨無悔的愛情;也是對戰爭中殉難英雄的致敬,讓愛的力量使他們起死回生。而最讓人讚嘆的,卻是那股天馬行空的想像力:電影的魔力加上戲劇的魅力,沒有無法達到的事情。片中有一個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天堂之梯」(對!就是Led Zeppelin那首名曲),層層無止境的階梯,好像電梯那樣一直在移動,階梯兩旁樹立著歷史人物的雕像,非常壯觀;而最後的大審判的美術設計更是視覺大震撼。這部片的未來主義式的科幻視覺就像《大都會》一樣,對後世影響很大,例如「天堂之梯」就是在廣告、MV中常會看到的一種流行圖像。片中許多心理學、醫學、文學的典故,以及美國和英國互動即互,更讓這部片可以細細閱讀,逐字推敲。

 

在《太虛幻境》中看到了麥可鮑威爾積極樂觀的人生態度,展現了他對於愛情力量的歌頌,對生命的讚美,以及正面人性的肯定。《我行我路》(I Know Where I’m Going, 1945)則是另一部類似主題的愛情片,女主角從小就知道自己該走什麼路,她的一生都按計畫一一實現,現在,她要前去蘇格蘭的小島嫁給有錢人,但是卻因為風雨受阻,無法完成她天衣無縫的計畫。故事就在描寫這個野心勃勃拜金女的心路歷程,她被困在一個價值觀和她完全不同的環境,小島的主人是個的海軍軍人,但是並不富有,所以把島租給了有錢人。她和這些「窮人」相處,讓她發現了另一個自我,於是當天氣晴朗,可以坐船出海的時候,她已經不再想依照她的生涯規劃進行了,所以說,愛情的力量,可以改變一個人;如果一個人沒有因為愛情而改變,他根本等於沒擁有過愛情這部片當中洋溢著蘇格蘭風情,男主角有一半的時間穿著蘇格蘭格子裙。片中驚人的視覺部份,是海面上的漩渦,以及主角在小船上和風雨掙扎的場面,據說漩渦是在水槽裡製造出來的,水裡面還加進了魚膠, 讓漩渦有停滯的感覺。想想當時在沒有電腦動畫的年代,這些電影工作者為了藝術的完美所下的苦功,真讓人要脫帽致敬。

 

本文轉載自「破週報復刊667期」

 

《黑水仙》影片介紹

 

《太虛幻境》影片介紹

 

《我行我路》影片介紹

 

創作者介紹

2011第十三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