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jpg  

時間:2011/06/29(三)19:40 

地點:中山堂中正廳  

出席:李啟源(導演)、簡麗芬(製片)、湯濰瑄(美術)、韓允中(攝影)、Mark Ford(音效)、(以下為演員)潘之敏、吳慷仁、姚安琪 

紀錄:江佩津傅遠辰 

攝影:丁冠濠、鍾沛娟、謝麗美 

 

Q1:這是一部關於「愛與孤獨」的電影,而前作《亂青春》即有這樣的意象。不過《亂青春》比較跳躍,《河豚》卻是單純而簡單的,所以想請問敘事手法轉變的原因? 

A1李啟源):拍了《亂青春》之後,有人說我不會講故事,所以這次決定用另一種簡單的方式,希望大家都可以看得懂。

 

Q2本片舉凡動作、聲音,都有很多象徵意義可以解讀,這是否為導演決定故事內容的時候,就已經訂定的風格? 

A2李啟源):雖然電影對話很少,但我好奇如果人們的互動去除對話,那還會剩下哪些東西?所以希望演員用最純淨的方式去講述。今天跟著觀眾坐在黑暗裡,我才了解自己究竟拍出了怎樣的一部電影。雖然許多地方沒有對話,但我們用演員的表現,以及影片內的景象與聲音來製造獨特感受。

 

Q3:對白比較少,對演員是很大的考驗,想請演員分享角色詮釋的困難之處? 

A3(潘之敏):比較難的部分,是要用眼神去表達。畢竟對白少,最常看到的就是臉、眼神等動作。另一個部分則是走路,走路很難去演,因為連走路的時候都需要進入情緒。平常我走路很快,可是在電影當中,女主角卻不能走得那樣快。所以開拍之前,我花了二、三個月觀察電梯小姐、專櫃小姐,後來偶然在捷運上看見一位女孩走出我理想中的走路方式。此外,吃麵也滿難的。

A3(吳慷仁):那場戲我吃了十二碗,喊卡之後還跑去吐。拍戲拍了三年多,當初會進入演藝圈,就是因為導演跟麗芬姐。導演是位不怒而威的人,拍攝時也非常緊張,另外還弄了假髮、假鬍子。對我來說,詮釋這個角色有其困難度,但因為之敏也是編劇,所以在這方面給予我許多協助,導演也給我們很大的發揮空間。

 

002.jpg

 

Q4:片中那個金針花海在哪邊?

A4(簡麗芬):在花蓮富里,花季在八月多的時候。片中男女主角第一次碰面時,金針花都還沒開。我們大概在六月底拍完,但還是要等金針花開,才去補拍最後花海的畫面。

 

Q5:為什麼會選擇河豚這個動物?

A5李啟源):河豚本身有劇毒,味道卻又很鮮美,我認為這很像愛情,稍微處理不慎就會粉身碎骨。此外,我有一位平常喜歡釣魚的朋友,時常為了送魚往來許多地方,所以我就在想,把魚送給買家時,會碰上哪些趣事呢?因此就拍了這部電影。

 

Q6:為什麼片中有很多剪接場面,是突然暗場再跳回來

A6李啟源):就是一種感覺吧。(全場歡笑)

  

003.jpg

 

Q7:澡堂真的是男女共浴嗎?

A7李啟源):澡堂在京華城對面的台鐵機廠,日據時代就有了,現在也繼續給台鐵員工使用。

A7簡麗芬):事實上,這是一個歷史古蹟,據說明年會被拆除,我們不希望這樣的事情發生。

A7(吳慷仁):其實我泡的是冷水澡,而煙是另外加的。

A7李啟源):而且攝影師還說,只有少數菁英份子才可以看出這不是真煙。

 

Q8:角色當初的設定原因?

A8李啟源):棒球教練是因為我小時候喜歡打棒球,夢想成為一位棒球教練。電梯小姐則是因為之敏的聲音很特別,而這個聲音非電梯小姐莫屬。

A8(潘之敏):因為之前曾在無障礙機構工作過,認識一些盲胞,因為聲音是本片的重要關鍵,而盲人對聽覺、觸覺都十分敏銳,所以想到還可以加入盲人這個角色。

 

Q9:想請問結局畫面的意義?(編按:本回答涉及結局透露)

A9李啟源):其實也沒有特別意思,只是一路牽手感覺比較老套,太像西部片(笑),所以換成兩人站在金針花海前面似笑非笑,會比較耐人尋味,而觀眾對於兩人的未來,也可以有更多想像。

 

004.jpg

 

Q10衣服是本片重要元素,請問片中有許多不同款式衣服的意義?為什麼三次床戲的衣服也越來越少?

A10李啟源):演員碰觸衣服時,會有不同的感覺。剛開始房間掛了許多漂亮衣服,女主角好奇自己穿上這些衣服之後,會變成怎麼樣的人;等過了一段時間,女主角開始認為是這個家的女主人,但男主角卻不認同,導致二人之間有所衝突。至於三場床戲越穿越少,主要是因為二位主角越來越熟的關係。

 

Q11:導演如何跟女主角作編劇的分工?也好奇導演如何賦予空間給美術指導去揮灑才華?

A11(潘之敏):一開始是導演先有想法,他認為電梯小姐的角色很適合我,所以找我一起討論角色,之後我們就在一起討論劇本內容。

A11李啟源我喜歡找演員一同討論劇本,讓他們可以更融入這個角色,而且演員參與討論,也可以幫助劇情更加流暢。演員對我來說是水,角色是容器,演員是可以變化的,所以我希望演員能用自己的特質,來灌注這個容器。

A11湯濰瑄):本片找了很多很棒的景,也在有限的預算當中,儘量把畫面給做出來。我對故事本身很有感覺,今天觀賞的時候還哭了。所以不論是什麼故事,只要可以碰觸到我的點,就能讓我繼續工作下去。

 

Q12:哪個場景花費最多力氣?

A12湯濰瑄):其實片中很多場景都是空的,所以沒有太大困難,也因為導演非常喜歡廢墟式的場景,讓我有種:「哇!是要做多少東西?!」的感覺(笑)。不過導演很有眼光,可以營造出非常特別的氣氛,這也令我非常感動。

 

★★延伸閱讀看更多★★

河豚》影片介紹

本場次映演Q&A花絮相簿

映演Q&A看更多

 

創作者介紹

2011第十三屆台北電影節Taipei Film Festival

台北電影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